裸辞了有一段时间了,这段时间刷了一些面试题,看了下JVM的GC,内存模型,以及数据库的索引和锁,Redis之类的东西,初步构建了自己的面试防线。

同时我也整理了一张思维导图:链接在此,有需要的同学可以参考。

通过这段时间的努力,我本应感觉越来越强大,懂的技术原理越来越多,应该高兴才对,但我却越来越迷茫。

我不知道这种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这段时间我常回顾我的人生,试图通过过去来预测未来的人生该如何走,我想知道我的人生轨迹是啥,我甚至去淘宝找了算命大师。可在我下订单的时候,我又笑了,笑自己最近是怎么了,竟然开始相信算命。

我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。这是高考教会我的。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考大学,初中沉迷于计算机,得过且过,荒废学业,甚至没去参加中考,终日折腾灰鸽子,上兴,混迹于各种黑客联盟论坛。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抓到肉鸡的喜悦,第一次免杀过360的成就感。在同龄人沉迷于网游的时候,我破解了网吧的计费系统,自学计算机网络,知道了FTP,端口等词汇的概念。

那段时间常和父母吵架。我终日沉迷于计算机,成绩班上倒数,父母觉得我不好好学习,考大学无望,我的前途一片黑暗。甚至夜深人静的时候,母亲在我父亲怀中痛哭流涕,我听到我父亲说: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,我们的儿子没有读大学的命,以后就像我们一样当个工人,为生活奔波,四海为家,这是他的命。

而我的眼里,却只有计算机。我似乎体会不到父母的绝望,也体会不到他们寄予我的期望。我高中读了一所对中考分数毫无要求的职高,计算机应用专业。因为那是我们县城唯一教计算机的地方,虽然我父母极力反对。他们认为学计算机没有前途,他们认为学计算机就是个修电脑的,他们认为计算机已经普及了,人人都会使用。

我们县城的群众对职高的评价很不好,都觉得混子才会去读职高,我们学校有各种传闻:什么打架,混社会,砍人等等。以致于我们穿校服出门,重点中学的学生看我们的目光都带着躲闪。

我们每学期的学费只有四五百元的样子,并且国家还会有补贴,这相当于去读职高,国家还要倒贴钱。

对于那些想考大学的学子而言,职高是地狱。而对我而言,职高是天堂。在职高的时光,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。

在职高,你不用再担心自己的成绩,不会有周考,不会有月考,期末考试只是走走过场,考试成绩单最终会发到手上自己填分数。你听课与否,老师不会管。只要你在课堂上遵守课堂纪录,不大声喧哗,不随意走动,不管你是睡觉,还是玩手机,老师统统不管。

如果不是有学生问,老师上课也只是履行职责,准时上课,到点走人。

在这种校园环境下,我全身心扑在计算机上也不会有什么压力。我不用再担心语数外等科目的成绩。

学校风气也是重专业技能,轻文化课成绩。虽然毕业后工作学校包分配,但大家都知道毕业后是靠技能吃饭,而不是文化课成绩。

凭借我对计算机的热爱,很快我就在学校崭露头角,因为专业课成绩优异,我被评选为专业课科代表。甚至有一次期末考试,我把答案传了出去,导致班上四分之三的人都是满分。老师对我说:我知道他们都是抄的你的,这次考试我不想批改试卷了,剩下的试卷你自己来批改。

高一高二两年过得很快,我掌握了计算机组装与维护,SQL,HTML,CSS,Office等技能,对计算机网络OSI参考模型等知识也如数家珍,也具备一些CCNA的技能,在技能大赛上获得了二等奖,也自学了VB,编写的作品获得了中小学生程序设计大赛一等奖,考了计算机操作工证书。

那时,我还没有大学的概念。当时我谈了一个女朋友,我以为我们会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等待学校的安排,被送进工厂的流水线上。后来我考大学,她进厂子,分道扬镳了。我似乎对流水线不满,还想挣扎一番,或许觉得我的命运不该如此。于是我打算去当地的电脑店去应聘。我把我以后要走的路都想好了,先去电脑店工作一段时间,积累一些资金,以后自己再开个电脑店。

后来,升学班的老师来我们班上宣传,说我们虽然是职校生,但也可以参加高考。我们参加的高考叫对口高考,对口高考是国家有目的、有计划地从职业高中毕业生中招收高校学生的专项措施,以满足职业高中毕业生升入大学继续深造的要求。

我当时对这个对口高考并不感冒。因为我知道自己考不上,我知道自己的水平。大学对我而言,只是一个梦,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

我爸知道这件事后,给我说:你有个从来没联系过的表叔,他是复旦大学的高材生,当年高考重庆市第一。也许你可以和他聊聊。

我有点不情愿,担心表叔看不起我这种职高生。我爸说:你和他聊又不会少一块肉。

于是经过好多个亲戚的打听,才要到表叔的QQ号。相反表叔并没有鄙视我,在听闻我想考大学这个想法后,更多的是鼓励我。表叔说大学学历是敲门砖,是门槛。还告诉我大学校园才是真正学东西的地方,还会遇到更优秀的人。

我问了好多技术问题,因为在我看来,复旦大学是名校,能够从这里毕业的人一定很厉害,关于计算机领域的知识样样精通。

然而表叔却告诉我技术是为商业服务的,对待技术不要砖牛角尖,要多站在商业的角度去思考。我把我写的软件发给他看,他给了很多建议,还告诉我写的软件该怎样去赚钱,顺便还举了很多例子。

那次聊天对于我而言,是醍醐灌顶,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。我暗自发誓,一定要考上大学,成为像表叔一样厉害有思想的人。

高二的暑假,我加入了升学班。无奈底子太差,语数外只有初中的水平。老师也没有放弃我们,让我们找来以前初中的课本,从初一开始背单词。数学连因式分解通分都不会,我也是从初中课本学起。

高三一诊,我的总分不到两百分。语文不及格,数学和外语没有超过三十分,还是一百五的总分。

高三还有个插曲,我看上一个成绩很好的妹子,是我们班的班长,人很好,很活跃,笑起来像spring一样。她当时成绩班上前五吧。于是我和她打赌:如果我的成绩超过她,要她坐我旁边。

当时我们班每个月都会换一次位置,按照成绩排名自己选。可能是看我成绩太烂了,没想到她同意了。

那段时间我成绩突飞猛进,大概三个月后的月考,我成绩排名在她之上了。然而她却把这件事忘记了,我们再也没提起过这件事情。

高三那段时光,累并快乐着。最终我们俩都考上本科了,是在不同的学校。

我们班总共四个人考上本科,两个211,两个普通本科。

现在想来挺后悔的,物理三十分的分值我完全放弃了,不然我也可以考个211。

点此进入:《为什么而活着(下)》